ADHD的腦部縮小不是藥物造成的

資料來源: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 兒童精神部
(NIMH Child Psychiatry Branch)
公佈日期: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
翻譯: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兒青團隊
  由NIMH的科學家進行的一項為期十年的研究,發現ADHD兒童和青少年的腦比非患者小百分之三到四—而且不是因為藥物治療的關係。事實上,在這個第一次掃描過去從未接受藥物治療患者的大型研究堙A他們發現沒有使用過興奮劑藥物的小孩的白質體積「顯著地較小」,而且,ADHD患者的腦部發育的過程和正常人相似,顯示造成疾病的原因更早發生。

NIMH兒童精神醫學部(NIMH Child Psychiatry Branch)的Xavier Castellanos,Judith Rapoport博士和同僚,在2002年10月9日的美國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報告了他們對152個ADHD男女孩的磁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研究。

影響百分之三到五的學齡兒童,ADHD的特徵是過分好動、易分心和衝動。這個疾病影響的男生是女生的兩到三倍,在一些學校高達百分之二十的男孩服用興奮劑藥物,這個新的研究藉著幫助消除認為在ADHD患者身上看到的腦部結構異常可能是藥物引起的這樣的批評而強化了診斷的信度。

「沒有證據顯示藥物對腦部有害,」Castellanos說,他在去紐約大學前於NIMH進行這個研究,「可能藥物可以促進大腦成熟。」

1991年開始,這個研究用磁振造影(MRI)去掃描89個男生和63個女生,年齡介於5到18歲的ADHD患者,以及139個年齡與性別相當的沒有ADHD的兒童和青少年的控制組。在這十年間,大部分的患者至少接受掃描兩次,有些甚至多達四次。

作為一組,ADHD的患者在所有的腦區域都顯示出小百分之三到四的體積,患者ADHD的症狀愈嚴重—依家長和醫師的評分—他們的額葉、顳葉灰質、尾核和小腦越小。

雖然接受藥物治療患者的白質體積和控制組沒有不同,49個從未服藥的患者掃描發現白質體積不正常地小。這些結果即使在研究者控制了未服藥的兒童年紀較小的事實(fact)後仍是如此。

在腦部各區域間建立神經元長距離連接的纖維,正常情況下白質在兒童長大時會變厚,而且是代表腦部成熟的一種標準。一層稱做髓鞘(myelin)的絕緣體慢慢地包住這些神經纖維,使它們更有效率,就像電線的絕緣體改善它們的傳導一樣。

「ADHD的患童通常被說成比他們的同儕不成熟,而這可能和白質成熟較慢有關。」Castellanos解釋道,「雖然我們還不知道藥物是否可以加速白質成長,我們的確知道用藥物治療的兒童在他們服藥時對他們的行為有幫助。沒有證據在停藥後它們還有助益。」未來需要動物研究來確定藥物對大腦成熟的衝擊,他補充道。

在這個研究中,ADHD患者幾乎所有腦部區域的發育軌跡都和控制組的生長曲線平行,只是在低一點的軌道。「ADHD患者在兒童期後期和青春期基礎發育過程(fundamental developmental processes)的活躍本質上是健康的,」研究人員說,「症狀看起來是反應修補過的早期神經生理的損傷或異常。」證據顯示ADHD有家族傾向而且可能有遺傳根源。

就像過動的人會被預期的,研究人員必需丟棄總共594個掃描影像中因為在掃描器中動來動去而模糊的50個。數個大腦結構和組織的體積用與蒙特羅神經研究所(Montreal Neurological Institute,MNI)的研究者合作發展的一個由一百個以上網狀的(networked)電腦工作站所組成的自動化系統來測量和分析。

雖然這個NIMH的團隊早期認為ADHD只有特定的腦部結構較小,這個最大且最精緻的(sophisticated)研究發現整個腦部都受到影響,有可能最近發現的一個決定腦部大小的基因在這個疾病佔有一席之地(play a role),Castellanos表示,他也懷疑現在叫做ADHD的最後會被證明是一群不同原因的疾病。要確認這些亞型,他建議這個領域開始研究「內表現型(endophenotypes)」,即可以預測ADHD危險性的因素就像膽固醇預測心臟疾病的危險性一樣。

「磁振造影還只是一項研究工具,不能被用來診斷一個小孩子的ADHD,因為腦部構造有正常的遺傳變異。」Rapoport特別提到,「ADHD在腦部體積所測量到的影響只能在跨越有和沒有這個疾病的小孩族群中由統計學上看出。」

一起參與這個研究的有:Drs. Patti Lee, Deanna Greenstein, Liv Clasen, Regina James, Jay Giedd和Wendy Sharp, Christen Ebens, Jonathan Blumenthal, James Walter, 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兒童精神部(NIMH Child Psychiatry Branch);Dr. Neal Jeffries, 國家神經疾病暨中風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NINDS);Drs. Alex Zijdenbos, Alan Evans, MNI, McGill University

生長曲線顯示ADHD患者的腦部發展軌跡,雖然體積較小,但是和正常的志願者相似(NV)。實線以毫升(縱軸)比較正常和ADHD男性(上面)及女性(下面)由兒童期到青春期在不同年紀(橫軸)的總大腦體積。

 
 

  •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does not currently endorse foreign translation of any material contained in any NIMH publication and bears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ccuracy of any translation or reproduction.
  • 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現階段對於本院發行文件之非英語翻譯版並不予以背書,同時不對此類翻譯文件之準確性負擔任何責任。
  • 若對本文有任何疑義,請逕洽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兒童及青少年精神醫學醫療團隊。台中市北屯區太原路3段1142號(04)22393855分機3211



 
黃淑琦心身診所
黃淑琦心身診所 台中市學士路83號4樓 (中山堂對面, 麥當勞樓上)

版權所有 © 黃淑琦心身診所. Taiwan Products, B2BChinaSources, B2BtaiwanSources